广东快乐十分官网

联系我们 家长答疑 招生简介 报名热线:18874889096
欢迎来到湘阴县蓝途青少年教育,专注中国问题孩子(厌学\早恋\叛逆)成长教育!

走进“少年杀人犯”的内心世界

世间百态蓝途教育点击: 时间:2017-09-21
  小刚和小群,一个来自大都市,一个来自小镇,但如今都在上海市少年管教所接受法律的处罚。
 
  两个生活环境迥异的孩子犯罪的原因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:遍布城市和乡村的网吧、麻将馆等娱乐设施,对青少年基本不设防;影视文化作品中充斥着像“古惑仔”这样的暴力、色情内容,青少年对文化垃圾唾手可得;家长给予孩子过度的物质享受却忽视了人格教育和精神关爱,学校片面重视文化教育而忽视德育和法制教育。
 
  网吧与麻将馆,迷恋与痛恨
 
  出生于1987年的小刚属于网络游戏的“古董级”玩家。2000年,小刚才读初一,网络游戏刚刚兴起,小刚便玩起了“魔力”“奇迹”等游戏。他迅速上瘾,很快便开始旷课,接着是彻夜不归,吃睡都在网吧。“就像股票一样被‘套牢’了。”他说。小刚去得最多的是上海多伦路上一家名叫“悠游”的网吧。另外,多伦路上的“传书”网吧和海宁路上的“国际”网吧他也时常光顾。
 
  小刚清楚地记得,那些网吧门口都立着“未成年人不准入内”的牌子,墙上都挂着午夜十二点结束营业的字样。“那都是做样子的,老板们只知道赚钱。”小刚说。不过,网吧老板都很机敏谨慎,午夜十二点以后只做“熟客”。网吧对小刚这样的老主顾优待有加,比如减免费用、赠送“金卡”、提供食宿等。小刚对网吧愈加依恋。小刚说,“悠游”网吧曾因违规营业被罚过5000元钱,但罚过依旧违规营业。
 
  网吧里不仅有网络游戏,还有一群同道者。就是在网吧里,小刚认识了小伟。这一群少年一起玩游戏、吃喝、唱歌、跳舞、抽烟。有一次小伟向小刚借一套昂贵的游戏装备,小刚很豪爽地借出了。后来,小刚向小伟提出归还装备屡遭拒绝。他便纠集另外两名同道,带了刀子向小伟讨要装备,小伟不从,小刚就说要“放放血”,掏出水果刀便刺。因为刺到要害部位,小伟失血过多死亡。小刚归案后,少年法庭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他有期徒刑6年3个月。
 
  小刚迷恋网吧,同样出生于1987年的小群则是痛恨麻将馆。2000年,浦东小镇的一对老夫妇开了一家麻将馆。麻将馆离小群家只有两三百米远,它的开张打破了小群家里平静的生活,小群的父母很快迷恋上了这个地方。
 
  小群恨死了麻将馆,很想找机会教训教训那对老夫妇。一个冬天的下午,小群去麻将馆找他的爸爸,想劝他回家。小群进屋时没有关门,冷风倒灌进房间。主人见小群坏了生意,责怪他几句。这件事让小群更加仇恨这对夫妇。终于有一天,小群持刃破门而入,对准正在看电视的女店主背后就是一刀,接着又对其胸口捅了几刀。旋即,小群又对正在睡梦中的男店主猛扎数刀。案件很快告破,小群被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。
 
  令人痴迷的“古惑仔”
 
  上海市少年管教所的管教干警告诉记者,管教所里几乎所有的少年都迷恋暴力、凶杀、恐怖或色情电影,不少人对香港拍摄的“古惑仔”系列暴力电影如数家珍,并模仿其中情节进行违法犯罪活动。小群和小刚也不例外。
 
  小群喜欢看暴力片和恐怖片,他家里也收藏了许多这方面的影碟。暴力片里面,他最喜欢的是“古惑仔”系列。小群的父母并不关心他看什么电影。“我要什么他们就买什么,要什么就能买到什么。”小群说。而小群选择影片的“指南针”,是流传在少年中的各种娱乐刊物。
 
  “这么多片子足够给我壮胆了。”小群告诉记者。在这些电影里,“古惑仔”在打砸抢之后,总是一副很“酷”的样子,不用负任何责任,也没有受到任何惩戒。小群很羡慕这种生活状态。“像他们这样蛮刺激的,”小群说,“而现实生活很平庸,大人们就是上班下班,小孩就是上学放学。”
 
  小群说,决定杀人时心情很平静,而在杀人之时“大脑一片空白”,根本没有考虑后果。杀人之后,他不感到恐惧,反而感到一种“解脱”,认为自己挽救了父母,挽回了家庭的温馨。带着这种想法,小群轻松地走回家。他没有把事情告诉父母,第二天像没事人一样去上学。
 
  小刚观看各种影碟的条件更加便利,他的父亲是做贩卖影碟生意的。小刚告诉记者,“古惑仔”系列电影共有七集,每一集的情节他都烂熟于胸。在现实生活中,他也见过类似“古惑仔”的少年,他们在学校附近打架斗殴,拿着刀子互相捅扎。电影和现实生活中的“放血”让小刚印象深刻,认为只有暴力可以解决一切。
 
  “缺位”的父母和学校
 
  小群的父母迷上麻将之后,基本每天都在麻将馆搓到深夜才回家。小群是独生子女,原本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,现在却开始饥一顿饱一顿地生活。父母没有时间做饭,就丢给他几块钱让他自己买东西吃,他吃够了方便面。以前,父母经常辅导小群的功课,但是现在,他们偶尔想起来也只是说一句:“看书去!”自己却转身打麻将去了。小群经常拽住父母,不想让他们走,父母却生硬地拂袖而去。
 
  刺伤小群心灵的是父母之间越来越多的吵架。“那个时候心里难受极了,也害怕极了,整夜没睡好觉。”小群说。打那以后,小群的父母又提过几次离婚的事。现在,小群的父母经常来看他,懊丧不已但为时已晚。
 
  无独有偶,小刚的父亲也喜欢搓麻将。小刚2岁时父母离异,他被判给父亲。小刚父亲麻将打得上瘾的时候,几天不回家也是常事。家里不开伙,父亲就丢给小刚一点钱,让他在外面买盒饭吃。看着小刚于网络,这位父亲有时也会说上两句,但马上被儿子顶回来:“你说我通宵打游戏,你还不是通宵打麻将?”
 
  读初中时,因为父亲对小刚疏于管教,小刚曾有一段时间被法院改判给母亲。但小刚母亲的关爱只停留在吃穿上,并不关心儿子的内心世界。不久后,小刚又被父亲接回。他感觉自己像个皮球被踢来踢去。
 
  在法庭上,小刚父母和被害人小伟的父母都来了。小刚对母亲连绵不断的泪水印象深刻。法院判决后,小刚跪在地上给小伟父母深深地磕了一个头。“那时候心里难过得要命,也后悔得要命,但是都晚了。”小刚回忆说。
 
  家庭疏于教育关爱的同时,学校也忽略了学生的德育和法制教育。小群告诉记者,杀人前他惟一知晓的“法律”是:“小孩杀人不会判死刑。”学校开了法律课,但是课时少,老师不重视,而且内容枯燥乏味。自己犯了什么罪,小刚是在进了监狱通过系统法制学习才了解的。
 
  反观小刚,他就读的三所中学,对小刚的旷课、网络和不良交友都有所了解,但校方不是想着如何进行挽救和提醒,而只是一心想把他作为包袱踢出去,最好是踢到工读学校。(注:文中未成年人小刚、小群、小伟均为化名。)

家长课堂
免费咨询热线
18874889096

扫扫加官方微信
广东11选5 华夏棋牌app下载 广东快乐十分 广东11选5走势图 106彩票平台 广东快乐十分 广东快乐十分 博客来棋牌 广东快乐十分 华夏棋牌